首页 现代文 古代文 言情小说 小说作者
主页 > 言情小说专题 > 《穿书之七零娇宠》第九十九章:完结
《穿书之七零娇宠》第九十九章:完结

标题: 《穿书之七零娇宠》第九十九章:完结

作者:口红清单

更新:2020-05-20 12:25

点击:

分类:言情小说专题

简介:
范晴雪身为百万粉丝的大V,准备宠粉抽奖时手机突然爆炸,再一睁眼穿成一本军婚文中暗恋男主的同名女炮灰。 注视着面前唾沫横飞、反复劝说自己放弃铁饭碗去下乡劳作的反派女配,范晴雪耸耸肩: 是公家饭不好吃,还是工作太清闲; 是城里住着不舒服,还是去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完结

  咖啡馆外飘着细密的小雪, 将窗外染的景色成一望无际的白,不远处的日报社高楼银装素裹, 静穆地矗立着,仿佛在见证些什么。
  落地的玻璃窗把室内和室外完全阻隔开,范晴雪一时有些恍惚,搅动咖啡的手顿住, 视线不自觉地停在外面偶尔路过的行人身上。
  她的指尖微微用力地捏住勺柄,纤长的睫毛在眼底落下一层浓密的Yin影。
  似乎是意识到什么, 范晴雪轻轻咽了一下口水,漂亮的黑眸对上谢青瑜浅棕色的瞳孔, “什么礼物?”
  谢青瑜笑而不语,目光深邃得让人不自觉沉溺于此。
  这时, 侍应生端来黑咖啡和两小块低糖甜点,甜点是浪漫的粉色半心形,两块拼在一起正好是完整的一颗心。它也是咖啡馆的招牌特色, 来咖啡馆约会的情侣们必点。
  谢青瑜弓起手背, 把甜点往范晴雪面前推了推,“先吃点东西。”
  男人眉目俊朗, 嗓音低沉Xing感, 目光专注地望着自己时, 范晴雪感觉有股热气涌上脸颊, 直逼耳尖。
  她怔了一瞬后,把咖啡勺斜搭在咖啡杯的底座上,接过只有半个拳头大的小甜点, 脑海里闪过无数念头。
  以范晴雪对谢青瑜的了解,他肯定是想跟自己求婚,难道像电视剧里拍的那样,他把求婚戒指藏在点心里要给她一个惊喜?
  想到这里,范晴雪看向甜点的眼神不禁多了一分审视,担心自己一会儿会咯到牙或者不小心噎到。
  她拿起谢青瑜递过来的小叉子,抬眸观察起他脸上的神色,结果只看到他托着下巴,额头和高挺的鼻梁在暖光灯的照SHe下被镀上淡淡光晕,见她看过来,他扬起嘴角,露出一抹极淡的笑意。
  “怎么不吃?不合胃口吗?”
  “不,不是。”范晴雪心一颤,低下头用小叉子叉了一块点心塞进嘴里,尾音含糊地消失在喉咙间。
  点心不大,三四口便吃完了,没发生范晴雪担心的意外事件,当然里面也没有什么求婚戒指。
  她悄悄舒了一口气,想想也是,把戒指什么的塞进食物里,如果真的不小心被女方吞进去,那求婚现场恐怕就要改到医院的手术室了。
  范晴雪松了一口气后,心里却泛上一丝难言的憋闷,仿佛有股酸涩的液体浸润到肌肤和骨骼之间。
  她是有些恐婚症不错,但是这些年来她一直在努力克服,自从去年两人订婚之后,她已经彻底对谢青瑜敞开了心扉,做好了结婚的准备。只不过因为彼此工作太忙,真正相处的时间太短,所以结婚的事便一直拖了下来。
  但是!这些都不能成为谢青瑜不求婚的理由!
  范晴雪决定如果今天他再不求婚,那么她就单方面宣布她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咽下最后一口甜点,范晴雪抬头,嘴唇微启,刚要说些什么,忽然被谢青瑜伸来的修长指节弄得一愣,下意识地往后躲了一下。
  谢青瑜穿着深灰色的高领毛衣,肩宽腰窄,肌肉线条流畅清晰,衬着冷峻的眉眼,就像经冬的森林里深埋的冰雪,凛冽却干净。
  “别躲。”
  两个字顺着唇薄吐出,语调平稳,但又让人无法违逆。
  范晴雪僵在原地,清澈的黑眸不解地凝望着微微俯下身来、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谢青瑜,淡淡的雪松气息将她整个人包围着,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
  “你的嘴角沾到奶油了。”覆着薄茧的拇指在她唇边一掠而过,带走了一缕粉色的奶油花,清冽的雪松香随之撤离。
  范晴雪的手Fu了Fu被谢青瑜碰到的嘴角,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眸底突然幽深了两分。
  “好了,蛋糕吃完了。”你说的礼物到底是什么?
  范晴雪又喝了一口咖啡,压下口中的甜香。
  谢青瑜没有直接送出礼物,而是慢条斯理地抽出一张纸巾把手指擦干净,低下头开始吃自己面前的那块小甜点。
  范晴雪:……
  真会卖关子,想打人!
  抿紧唇,鼓了鼓腮,范晴雪这才把关于他要求婚的猜测淡去三分,可是心底依然保留了几许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期待。
  吃完蛋糕,谢青瑜优雅地擦擦嘴,眉峰微挑,“听店老板说,如果情侣一起吃了他们这儿象征爱情的甜点,就可以一辈子长长久久地在一起。”说到这里有个小小的停顿。
  范晴雪无语地偷偷撇撇嘴,她从三岁开始就不信这种商家的广告语了。
  谢青瑜微笑着看向明显有些走神的范晴雪,他知道她的心结,自然也知道自己已经给予她足够的安全感帮她解开了心结。
  “不管你信不信,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一切,所以,”他从裤子口袋掏出一个红色丝绒盒子,手指稍稍用力打开盒子,露出里面的钻戒,接着半跪在范晴雪身侧,轻声说:“收下我一生的忠诚好吗?”
  咖啡厅里轻柔舒缓的音乐切换成《梦中的婚礼》,“第一次遇见,就注定了逃不掉爱上你的命运。”
  范晴雪轻轻捂住嘴巴,眼眶微红,黑眸中溢出淡淡的水光,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谢青瑜握住范晴雪的手,把戒指郑重戴在她的食指上,然后立刻十指交缠,四目相对间,深深吻了下去。
  我愿用我的一生换取你的一辈子。
  *
  后来,范晴雪为自家的工厂正式命名为“雪肤纪日化研究厂”,拿下私营企业执照,并注册了独立商标,主打爽肤水、Ru液、精华、面霜和素颜霜的研发与销售。
  “雪肤纪”仅仅用了几年的时间就在国内外的市场站稳了脚跟,走的是高端、精品路线,还曾被华国数次评选为优秀企业,范晴雪也成了家喻户晓的优秀企业家。
  “秘书阿姨,我妈妈在吗?”
  一个扎着花苞头的年约三四岁的小姑娘“哒哒”地跑进一间装修简洁大方的办公室里,仰着一张精致的小脸甜甜地问道。
  Xing格爽朗的刘曼丽进入红福日化厂不久,耐不下Xing子在沉闷的研发室搞研究,范晴雪只好把她调到身边亲自教导,成为自己的贴身秘书。
  “元元,你妈妈正在开会呢,你稍微等一下好不好。”刘曼丽捏了捏谢元小巧玲珑的鼻子,从办公桌抽屉里掏出一把五颜六色的糖果,摊开手展示在谢元面前,“阿姨这里有好吃的糖,元元要不要吃?”
  “唔,要吃。”谢元眼睛闪亮亮的盯着刘曼丽手里的糖,手指不由自主地伸进嘴里砸吧起来,“妈妈说每天最多只能吃一块,要不然牙齿会被小虫虫吃掉。秘书阿姨,我可以吃那块最大的糖吗?”
  刘曼丽一愣,“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当然可以。”说完,把最大的那块水果软糖放进谢元的手心,其余的糖果全部收回抽屉里。
  谢元软软的小眼神不舍地望着她收起糖果的办公桌,恨不得明天、后天、大后天赶紧到,这样她就可以吃好多好多糖果了。
  剥开糖纸,刘曼丽把水果软糖塞进谢元的嘴里,甜滋滋的味道立刻冲淡了小女孩脑海里不切实际的幻想。
  幸福地眯起眼睛,谢元语调糯糯地说:“我以后要开一家糖果厂,天天躺在糖果堆里睡觉,想吃什么味道的糖就生产什么味道的。班里的同学谁听我的话就让她吃甜甜的糖,不听我话的就给他苦瓜味的糖!”
  谢元今年开始上托儿所,和大多数小朋友一样,有十分要好且玩得来的小伙伴,也有不喜欢的总爱揪她辫子的臭男生。
  听到她的伟大指向,刘曼丽挑挑眉,声音里缀满了夸张的鼓励:“哇,元元好厉害,阿姨以后可以去你的糖果厂工作吗?”
  谢元含着糖,脸颊一鼓一鼓的,闻言用挑剔的目光上下打量两下刘曼丽,然后摇了摇头。
  “怎么,元元不喜欢阿姨了吗?”假意擦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刘曼丽声音哀婉。
  “不是不喜欢你,只是你并不符合我们厂的招聘条件。”小脸蛋儿满满都是一本正经,“你长得不够好看,只有像我爸爸妈妈或者像杨哥哥、杨叔叔还有叶阿姨那种长相的才能进到我的糖果厂。”
  刘曼丽:……
  这是谁家的破孩子,可以丢到大街上去吗?
  刘曼丽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后决定结束这个气人的话题,话锋一转,“刚才不是你爸爸在陪你吗,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
  今天谢青瑜休假,带着女儿来公司玩。
  “爸爸在门口,碰到一个讨厌的伯伯,总拉着爸爸说什么应该给我生一个弟弟之类的。还掐我的脸说以后爸爸妈妈有了小弟弟就不要我了,秘书阿姨,那个伯伯说的是真的吗?”谢元越说越低落,因为她听好多人提过这些话,还说什么女孩子没法继承家业之类的。
  闻言,刘曼丽的笑容淡了下来,轻轻揉了揉谢元的头发,放软语调:“元元别听他们胡说,他们是嫉妒元元太可爱了,故意逗你的。”
  公司某些人见范晴雪只生了一个女儿,加上国家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心思太活泛了,该好好整治一下了,让他们知道有些东西不是他们能肖想的。
  “可是我不想让他们那么逗我,每次听完那些话,我心里都像吃了酸酸苦苦的柠檬一样,可难受了。”谢元低着小脑袋,撅起嘴巴闷闷不乐。
  门外隐约传来谢青瑜冷淡的声音:“赵总经理,这些就不劳你费心了,我和晴雪有元元一个孩子就很好,再说女儿怎么了,领导们都说如今生男生女都一样,你脑子里的封建糟粕是该往外倒倒了。”
  “你!”另一道有些嘶哑的男声被谢青瑜顶的一时气结,说不出话来。
  谢青瑜不再理会他,推门走进范晴雪的办公室。
  “爸爸,要抱抱~”谢元迈着两条小短腿张开双臂跑到谢青瑜身前,小小的花苞头一颤一颤的,一身红色的及膝长裙配上集中了谢青瑜和范晴雪两人优点的精致长相,活脱脱的一个误入凡间的小仙女。
  谢青瑜弯腰轻松地抱起自家可爱的女儿,清朗的眉眼带笑,“元元真乖。”
  “晴雪开会还要多久?”
  刘曼丽抬起手腕,扫了一眼时间,“今天开的是每周的例会,没有特殊情况的话应该还有半小时散会。”
  “嗯,你去忙吧,我带元元四处转转。”
  “行,一会儿有家外国企业准备过来洽谈合作事项,范总让我先帮忙接待一下。”
  晚上是谢安的生日宴,谢安不喜欢弄些铺张的排场,只邀请了一些相熟的人来参加,准备办的简单一点。
  谢青瑜提前过来范晴雪的公司,接她一起去给谢安挑礼物,没想到被赵总经理拦住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
  他不是没听懂他的暗示,只是觉得可笑,公司是范晴雪一力建起来的,赵总经理和某些董事会的人手伸的未免太长了。范晴雪之前一直在找剁一些手的机会,希望他们不要继续不识时务地往上递刀子了。
  很快,范晴雪拿着一个文件夹回了办公室。
  “妈妈,抱~”谢元的小手扑腾着,身子像条灵活的小鱼一扭,挣脱了谢青瑜的怀抱,蹦蹦跳跳地冲向范晴雪。
  范晴雪笑着把文件夹放在办公桌上,蹲下身把谢元抱起来,轻轻拍了拍她的小Pi股,“元元最近是不是又胖了呀?”
  “元元才不胖,妈妈乱说话,太没有礼貌了。”谢元嘟着粉糯糯的小嘴巴,气哼哼地反驳道。
  扯了扯唇角,范晴雪连忙告罪讨饶:“好好,是妈妈不对,妈妈跟元元道歉。我们元元一点儿都不胖,是最可爱的小天使。”
  “这还差不多,我原谅你了。”
  范晴雪无奈地和谢青瑜对视一眼,摸了摸女儿的后脑勺,“元元,妈妈先安排一下工作,然后咱们一起去给爷爷挑生日礼物好不好?”
  “嗯,好。”
  谢青瑜接过谢元,范晴雪坐在办公桌前,一连打了三个电话,安排好各部门的工作后,拿起车钥匙和手包,“走吧。”
  结婚后的第二年,范晴雪买了一辆私家车,那时候商品房也开始出现,谢青瑜花钱买了套房子过户到范晴雪名下,两人搬出军区大院住进了自己的小窝,不过,自打范晴雪怀孕,祁沛韵就以她们不会照顾自己为由,让范晴雪和谢青瑜重新搬回军区大院,一住就住到了现在。
  范晴雪和谢青瑜的工作比较忙,祁沛韵和谢安也不能时刻在家照顾谢元,四人一商量,帮元元请了一个保姆,照顾她的日常生活。
  三人拿着礼物回到家时,是保姆开的门,她微笑着朝她们点点头,然后扭头对和客人们聊天的祁沛韵提醒:“祁主任,元元回来啦。”
  祁沛韵转头对上乖巧的元元,眼睛一亮,和女客们匆匆说了一声,便露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走到抱着谢元的谢青瑜面前。
  “奶奶。”
  “哎,真是奶奶的小甜心。”亲了亲谢元粉嫩弹软的脸颊,祁沛韵心情大好,“元元想不想吃蛋糕?”
  眨巴眨巴大眼睛,谢元被馋的直流口水,悄悄把头埋进谢青瑜的胸前擦擦口水,她才抬起头用力点点头,“想吃!”
  谢青瑜把怀里的小丫头放下来,无奈地扫了一眼衬衫上的不明液体,欲言又止,最后叹了一口气,“我去楼上换件衣服。”
  谢元开开心心地拉着奶奶的手跑去厨房吃蛋糕,结果半路上发现了杨至君,她挥舞着藕节似的小手臂喊道:“杨哥哥!”
  杨至君正绷紧唇线,像个小大人一样安静地站在杨晏身边,听到谢元娇软的声音,迅速看向她,漆黑的眸子带上几分笑意。
  在杨至君身边站定,谢元一一跟他身边的杨晏、叶春甜打招呼,“杨叔叔、叶阿姨。”
  杨晏在战场上救过谢安一命,谢安见他能力出众且Xing格沉稳,人品也不错,于是在京市官复原职后有意提拔他。杨晏没有让谢安失望,凭借着战功和出色的能力一路高升,成了谢安手底下潜力最大的一员大将。
  谢安的生日宴,必然有杨晏的一个位置。
  叶春甜的嘴角上扬,笑眯眯地握住谢元的小手揉了揉,心里偷偷感叹一声“还是女儿好啊,软软的,小小的”,想到一半,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自家酷爱耍帅的儿子,摇了摇头。
  杨至君与叶春甜视线相接的一瞬间,立即从她眼里读懂了一丝无声的嫌弃。
  杨至君:……
  视线挪开,他撇过头不想理会自己堪称“傻白甜”的老妈,目光落在比自己矮了整整一头半的谢元身上,“元元妹妹,听说你也去上学了?”
  杨至君比谢元大了两岁,两人并没有在同一家托儿所上学。
  “嗯,是呀,杨哥哥,咱们一起去吃蛋糕吧,我让奶奶给你切超大一大块儿。”用两个巴掌比划了一下,谢元的小眼神满是得意,“杨哥哥,我对你好吧?”
  杨至君点点头,“元元妹妹最好了。”
  “那……”谢元的大眼睛骨碌一转,微微一偏头,笑容狡黠,“那你最喜欢的那个坦克模型可不可以送给我?我想把它送给我们班里那个长得超漂亮的小男孩。”
  杨至君:……感觉自己失宠了,是不是错觉?
  范晴雪走过来听到谢元的话,没好气地弹了她的额头一下,“元元别闹,‘君子不夺人所爱’知道吗?”
  谢元挺起小胸脯,理直气壮:“我不知道,我也听不懂。”
  “好了,奶奶带你们去吃蛋糕。”祁沛韵一手拉着杨至君,一手牵着谢元,乐呵呵地走进厨房。
  客厅里摆好了两个大圆桌,保姆和谢安的一个警备员正紧锣密鼓地端菜摆盘,厨师是专门从一家火遍京市的私厨菜馆请来的。
  厨房里的菜香不断飘来,勾的人频频望向厨房的方向。
  “晴雪,之前的事谢谢你。”叶春甜走到范晴雪身边,瞳孔柔和清亮,带着点不谙世事的单纯和善良。
  知道她说的是丁宁绑架杨至君的事,范晴雪笑着摇摇头,“我差不多是看着小君长大的,我也不想他出事的,而且能救出小君,主要是杨同学的功劳。”
  书中写过丁宁会绑架杨至君,因为绑架的事也会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抹不去的Yin影。
  范晴雪和叶春甜慢慢熟悉起来后,一直暗示她丁宁不是什么好人,叶春甜也确实如她所愿地疏远了丁宁,没想到前两年丧心病狂的丁宁竟然闯进叶春甜的家里,打晕了叶春甜劫走杨至君。
  幸好范晴雪对丁宁早有防备,丁宁没带孩子走出多远就被她发现,她先是打电话报警然后和丁宁周旋了起来,不久杨晏便带着警察将丁宁抓捕归案。
  私闯民宅、故意伤人、绑架数罪并罚,丁宁恐怕要在监狱里度过半辈子了。
  谢青瑜换完衣服下楼,目光自动锁定在范晴雪的侧颜上,清俊的眉宇染上一丝温暖。
  范晴雪似有所感,转身和他遥遥对望,相视一笑。
  有你相伴,余生足矣。
全文免费阅读地址
上一篇:《主角光环[快穿]》【完结】第233章 仙缘 下一篇:《豪门宠文极品婆婆重生了》【完结+番外】第136章 大结局
看过本书的人还喜欢